我 一千一百三十八岁 的 蝙蝠

我,蝙蝠,么么

养一只猫吧,用十年陪伴,免它一生流浪

完了…叶锵然裴昀人设崩了…对不起七七啊…所以你们凑活着看吧…

叶锵然看见裴昀桌子上满满的情书和巧克力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冷笑。

不行,自己的高冷男神人设不能崩,崩了就完了。

但是他的脸还是扭曲的——

在他看到他的桌子上空空如也洁白光亮得能当镜子并且与同桌裴昀的书桌形成了完全鲜明的对比时内心……呵呵。

身为浮云高中第三校草,怎么可能没人送情书呢?
都是第二校草裴昀的锅。

是哦,第三校草怎么会没有情书呢?这一切的一切还是要从裴昀说起。

裴昀,高冷男神叶锵然的竹马。
从小到大帮他挡过无数桃花运。
从小到大凡是给叶锵然写过情书的女孩子,最后都被裴昀的一个媚眼给拐走了,再加上裴昀本身就有很大魅力;叶锵然成天冰块脸,一副我不懂情怀不要找我的表情,久而久之,叶锵然的小迷妹变成了裴昀的小迷妹。

自此,叶锵然只想说一句:

第一校草您管管您的学生吧,张九龄老师算我求你了。

但是叶锵然不能说出这句话,他的人设不能崩。

叶锵然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表情,波澜不平的坐在堆满情书的位置旁边。

这时,一阵风吹来,一封情书飘飘悠悠的落在叶锵然桌子上。

叶锵然拆开一看,是写给裴昀的情书。

……好像把这些东西都扔了……

他怨念的看了一眼裴昀的桌子,恨不得烧了这些东西。

——————————————————

叶锵然没想过还能收到情书,这让他意外。

按理说身边的小迷妹不都被裴昀拐跑了吗?难道自己身边还有忠贞不渝的对自己有爱情的小迷妹?

“叶…叶锵然同学,请你收下它!”

小迷妹红着脸双手递给叶锵然情书,叶锵然伸出手拿过来。

呵,裴昀,我也是有迷妹的。

“请…请把写封信交给裴昀同学!”小迷妹红着脸,“拜托…拜托叶锵然同学了!”

叶锵然觉得自己被世界背叛了。

……裴昀,见到你先把你剐了。

——————————————————

叶锵然拍了拍裴昀的肩,躲在墙后的小迷妹正用嘴型冲他喊“加油”“叶同学我相信你”

“哟,叶锵然?”裴昀坏笑着将手搭在叶锵然肩上,不顾他愈加愈黑的脸色,“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什么事?”

叶锵然本就不喜被别人触碰,可裴昀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用力搭在叶锵然的肩上的手抑制住了他的行动。

叶锵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我倒了不止八辈子的霉了。

“你的情书。”

叶锵然送上一封信。

蹲在墙角的妹子眼里闪着星星。

“情书?”裴昀一脸意外。

真是的,不就一个情书吗?你又不是没收到过。

叶锵然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给我的?”

叶锵然又一次面无表情的免了点头。

“这是真心的?”

应该吧。

叶锵然还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大兄弟你别吓我…

裴昀感觉今天有点不一样。
难道我喜欢叶锵然这事他已经知道了还写情书给我说明他也喜欢我我家两情相悦怎么办?!

但是裴昀还带着一贯的笑容。

——拆开了情书。

“裴昀,我喜欢你。”

情书上只有这几个字。

但是裴昀心里已经要炸成fafa,这不是在糊弄我吧?

“叶锵然这是真的吗?”

裴昀将情书展示给叶锵然看。

这几个字对叶锵然造成了很大的心里打击,因为没有署名,而且是自己亲手交给他的情书,这个情书说明了

——叶锵然喜欢裴昀!

叶锵然僵硬的扭过头看了看蹲墙角的小迷妹。

小迷妹竖起大拇指,口型对他说“我相信你们终有眷属”!

然后吧嗒吧嗒跑开了,留下叶锵然和裴昀僵硬的站在一起。

没有听到叶锵然的回复,裴昀有些不爽。

他轻轻咬上叶锵然的嘴唇,愣神得他被嘴角的疼痛醒过神来,下意识向后躲。裴昀伸出手抚住他的后脑勺,两个嘴唇的密合度越来越紧,裴昀肆意得掠夺叶锵然口中的空气,甚至还用舌头触碰了一下叶锵然的舌尖,惹得叶锵然迅速将舌尖里收。良久,裴昀才放弃这个吻。

叶锵然感觉自己快缺氧了,裴昀松开他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获得了新生,原来空气那么重要。

他狠狠瞪了一眼裴昀,然而满脸通红的样子对裴昀根本造不成什么伤害。

他作死的舔了舔叶锵然的嘴唇。

“你给我写了情书,我给你一个吻。”

“我也喜欢你,叶锵然。”

在一起吧。

微风吹过叶锵然通红燥热的脸颊,他微微点了点头。

同意了。

想给你们看看我的手账…虽然做的不怎么好还是新手…请大佬多多包涵!

【论坛体】818十七十八的教官们

1L 【楼主】

我C,累死人的军训他妈终于回来了,我也是一条好汉啊!

坚持了这么多天还没死已经不是人了!!

所以说,我想来818我们十八连的连长,我操他那么帅!!!而且还他妈自来熟啊!对我们特别好而且还给我们讲笑话!!而且那笑容还带点痞子的味道!!!我靠我死了!!

我的天啊麻麻我恋爱了!!!!【花痴ING】

2L

呵呵,沙发

3L

卧槽,二楼是人吗,沙发那么快?

4L

mp啊,楼上你发那么多字还三楼你是人吗?

5L

呵,楼上都是单身万年狗

6L

所以说你们不打算理LZ了吗?

7L

理!肯定理!我靠作为十七连的一员我他妈对十八连只剩嫉妒和恨了!!为什么他们的教官他妈又帅又风趣而我们那个红毛宛若一个僵尸还整人往死里整!!!!

8L

心疼一下七楼

9L【楼主】

我给你们讲讲我们教官多好!【嘚瑟】

教官紫毛,一个字——帅!两个字——太帅!其他字——我操他帅啊!!!!!

10L

行了,已经感觉到LZ对十八连连长的爱了,还有那三个字中间隔个空格,不然会被人误会的

虽然也确实想这样……

11L

10L别那么龌龊

12L

?!十八连?!我靠我他妈十七连的!!我他妈想掐死楼主了,那么好的运气分到了十八连?!

那个连就在我们十七连旁边,我们十七连教官姓韩,叫……(多说无益)那个韩教官每次训练两千米两千米的跑啊!!!整起人来不要命!!而且就一冰块脸真他妈正经!!

而且每次微微一瞥就可以看到十八连那一群人在树荫底下聊天喝冰水,他们连长还给他们讲笑话818黑历史!!!

我他妈羡慕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13L

感受到了12L的怨念,你可以下去了

这样的教官给我们来一打啊啊啊啊啊啊!!!

14L

想什么呢,做梦去吧,梦里什么都有

15L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十八连教官特别可爱,尤其是吃东西的时候,特别像个仓鼠…

16L

经过15L这么一点拨我倒是想到一件事…

17L

有屁快放,别吊人胃口!!

18L

一个白眼递给楼上,16L大佬您继续,讲!!

19L

好的那我开始了啊

军训来的第一天晚上不去食堂吃饭吗?然后十八连那个基佬紫连长好像姓刘,叫刘邦。刘邦打完饭就坐在十九连教官那,十九连教官你们见过吧?就是那个长得特别秀气,有点害羞的黄卷毛,叫张良

20L

我靠,19L别吊胃口啊,继续!!

21L

啊,那个教官我有印象,好像什么他们连说话声音都特别小,听说那个教官心脏有些不好经不起吵闹

22L

这么好的一个小哥哥心脏不好…怎么当上的教官?

23L

有内幕

24L

等等你们不是来8韩刘教官的事吗怎么扯别的了?!

25L

别急,我继续说啊

然后不知道张良教官说了啥,然后刘邦就哈哈大笑,我靠那个笑容啊!!太可爱了!!!然后韩教官刚打完饭过来准备做到我们旁边,然后就听见这笑声,一回头,就看见刘邦教官站起来揉了揉张良教官的头,那表情简直就是宠溺!!!然后就打算收拾收拾走了!这时候……

欲晓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26L

我操!!!25L别吊胃口啊!!!

27L

哦!!我有印象!!然后韩教官那一脸黑,黑彻底了!他叫我们跑三千米的时候他的脸色淡淡,那时候他的脸特别…就像自己喜欢的东西被抢了一样,然后眉头紧皱

28L

我靠…三千米……是人吗?

29L

楼上关注点不对啊…不应该是 我靠这两个人有基情 吗?!

30L

你们都知道了我还说什么…

31L

这么刺激?楼主呢?我也十八连的

十八连的今天给你们爆爆料a

32L

我靠十八连那么流弊…

33L

军训的时候你们不一个个在太阳底下跑步吗…我们十八连教官带着我们在大树底下坐着,然后扒了扒教官们的黑历史,刚要扒一个,韩教官过来坐在刘教官旁边直接靠刘教官身上了,我靠那基情啊!!

34L

我操真他妈刺激

35L

这俩人…我的妈……

36L

十七连表示很心累,等我们跑完的时候看见这俩教官靠一块乘凉知道一群人的心理阴影面积吗?!

3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都是阴影没有面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8L

憋笑了,然后我们连也到那边树荫底下乘凉去了,然后韩教官轻轻一抬眼皮貌似允许我们乘凉了,然后又闭上眼继续靠在刘教官身上

然后刘教官笑了笑对我们说他就这个脾气,口是心非别在意啊

我靠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感觉微风吹在脸上不想离开这了!!!!

十八连那么好命呢!!!!!

39L

羡慕吧?嫉妒吧?恨吧?

你就嫉妒吧【十八连一枚】

40L

窝火…

41L

十七连现在恨不得把十八连除了教官之外都千刀万剐!!!!

42L

这点事,不至于

带我一个!【举起40米大长刀】

43L

这算什么,呵

我们十七连跑完步回来找教官,教官悠闲地靠在别人肩上睡觉,而我们呢?累死了!!

当我们过去的时候韩教官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我们没说话,刘教官让我们快来乘凉,说什么天太热别中暑了

我靠这教官那么好!!!!

然后还附带一个流氓式微笑,瞬间撩走了一大片妹子啊!!!

然后韩教官略带深意得看了一眼刘教官

44L

……我操这两个人…


45L

楼上这俩字分开打,容易让人误会

46L

这俩人太可爱了吧?!!!!

47L

关系不同寻常……

48L

有这闲心扒八卦不去吹空调吗你们

49L

我在空调底下刷着贴吃着冰棍听着音乐看着手机

50L

我忽然希望我下次军训在十八连

51L

做梦去吧

十八连那群人是上辈子拯救了十七连这辈子才在十八连的

52L

哈哈哈哈神经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3L

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

我一天晚上,夜里去上厕所,然后听见大树底下有点声音我就过去看看,其实我就是好奇是不是有什么妹子汉子在小树林我……

结果一眼……误终身啊…

54L

你看见了啥?

55L

我看见了……

56L

别他妈卖关子,快说

57L

快说快说,围观!

前排出售小板凳西瓜饮料了啊!

58L

一份瓜子

59L

来个西瓜

60L

我看到了韩教官和刘教官……

61L

你是不是看错了…?【手抖…】

62L

一定看错了,十七连的都知道韩教官是个性冷淡

63L

性冷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4L

有那么损教官的吗?真是……

性冷淡

65L

没看错!!错不了!!那一头张扬的红发就是他!!!

他把刘教官抵在树干上亲!!

我靠那场面!!!

身为一个F女我他妈当时就想放烟花!!!

66L

65L妹子,资深腐女,疑似单身

鉴定完毕

67L

66L分析的真好…

68L

我靠?!亲??????你确定是刘教官??紫毛的不只他一个啊!!

69L

我知道你说紫毛的还有谁,不就是那个风流倜傥喜欢调戏小妹妹的帅哥教官李白吗?我操他妈帅死了!!!!!!

70L

人家基因好

71L

精子卵子…

72L

扯哪去了?!

73L

听说李白哥哥是长发唉…女装一定很好看

74L

打住楼上危险的想法

65L你继续

75L

然后我听见韩教官说:“我看你很喜欢和别人聊天啊?怎么不见你多和我说几句话?”

然后刘教官说了啥…说什么你总是知道我要说啥,没意思…

然后…然后韩教官就咬上了,就是咬,咬上了刘教官的嘴唇

我靠我当时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炸了!!

然后刘教官听起来不满,好像还骂他别动粗,明天还要训练

然后我就跑了…

76L

……

77L

……

78L

……

79L

楼上几个傻了吗?

80L

我操霸道总裁攻啊啊啊啊啊啊真他妈的…………!!!!!!!!

81L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细节

82L

表说了,我脑子一片小黄文

83L

那好我不说了

84L

回复83L:对不起大佬您继续!!!!!

85L

十八连的还记不记得那天之后,刘教官的领子一直没摘下来过?

86L

十七连的记不记得那天韩教官心情貌似不错?

87L

看到刘教官的时候好像还捏了捏脸…

88L

别说了!我克制不住我自己了!!

89L

然后刘教官看见韩教官一直说什么神经病,疯狗之类的

90L

别说了我要去写他们的小黄文!!!

91L

楼主呢?发了帖子以后不管了?

92L

回复90L:给我一份!!!!

93L

@楼主

94L【楼主】

我来了我来了,发生了啥我就去吃了个瓜

95L

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吃瓜?

96L

楼主快翻记录!!快!!

97L【楼主】

好!!

98L【楼主】

……
……
……我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俩人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结婚去吧我出份子钱!!!!

99L

完了,又疯一个


【END】

“何为孤寂?”
“清风,艳日,无笑意。”
“可否具体?”
“左拥,右抱,无情欲。”
“可否再具体?”
“不得你。”


五六月交界之时,正为春夏交界。
自然,便微微开始热了。

清风徐来,掠过湖面。夏日带来的除了热,便还有成片的蝉鸣,葱郁的树荫,和夜晚小河边的蛙鸣。
夜晚躺在湖边,枕着青草,闻着蛙鸣,感受清风的徐来。
处在莲花坞,感受惬意。却并无欢乐之意。

“何为孤寂?”
“清风,艳日,无笑意。”

忽的,想起这句话。
那人嘴角似是勾起一抹笑意,却记不清那人的样貌。
只记得那人温和,爱笑。

轻抚仙子的毛发,它亲昵蹭蹭脸颊。

抬眸是男女子牵手欢笑,羞涩别开目光,左搂右抱,好不热闹。
远观,有一丝羡慕。有爱的人,真好。
近瞧,不觉喜悦。人,还是孤独的。

那窑子里,是从未进入过的新世界。
舅舅不让进,自然也没什么心思。
胭脂水粉,厌恶。
偶有时,也曾听路边的少年悄谈。明不喜那些姑娘,为何要进哪里?

喜肉欲,无情欲。

“可否具体?”
“左拥,右抱,无情欲。”

眼皮一跳,似有风卷着这温和的声音掠过耳畔。
四处看看,无人。这话,熟悉。
说这话的人儿,是谁?
闭上眼,细细思索。

依稀记得,一袭蓝衣,白色抹额。奈何看不清五官。
姑苏蓝氏?

桥上,滴着点点雨。
清风卷着凉意,驱走热意。
雨滴落在河里,卷起涟漪,激起波纹,随即散开。
接着,那雨越下越密,密得河里连一丝平静找不到。

真是糟糕。
这雨怕是越下越密了。

懊恼得摇了摇头,准备离去。
一滴雨滴在睫毛,轻颤努力张开眼。

面前,似有一人。
他温和笑笑,弯眸。

“可否再具体?”
“不得你。”

他的五官渐渐清晰。

他是姑苏蓝氏的蓝愿——蓝思追。

轻勾一抹笑,心底悄说:寻回了你,记住了你,我心悦你,思追。

唐晓翼(颓废)×我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就因为看著海鸥在码头上悲鸣】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随波逐流浮沉的海鸟啊】

【也将我的过去啄食 展翅飞去吧】

站在海边的礁石上,那是块遗落人间的星空。夜晚的海水映着璀璨的天空,那无数星星镶嵌着,微风轻轻吹来,伴随着玫瑰花的清香充盈在鼻腔。令人陶醉。海鸥从海的另一头飞来,忽高忽低,伴随着沙哑的喊叫声,宛若人类悲伤的哀嚎。随波逐流的海鸥并没有飞到岸边休息,它们继续,向着天空飞去。那令人心痛的哀鸣一声又一声。它们拼命追逐,追逐那理想之地,那满足自己食物的地方。它们与人类,好像。
海鸥,带上我吧。将我的过去当作食物来啄食吧,然后带着我的将来去展翅飞翔。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生日那天杏花绽放。】

【在那筛落阳光的树荫下小睡,大概就会像未能转生的虫 ,就此适应於土里长眠了吧。】

【薄荷糖, 渔港的灯塔 ,生锈的拱桥, 被丢弃的自行车,杵立在木造车站的暖炉前,心却哪儿都不能就此启程。】

生日那天,杏花树绽放着。带着浓浓的杏花味道,飘荡在大街小巷。阳光还是那么耀眼,光线暖暖的。心里不断的想着触碰,触碰那温暖的阳光。感受那不同的温暖。那阳光与泥土的芳香。如果在那筛落阳光的树荫下小睡,大概就会像未能转生的虫 ,就此适应於土里长眠了吧。大概也会灰飞烟灭地化为粉末,飞舞在空中。然后飘到世界的角落吧。充满金鱼的荷叶塘,渔港在黑夜指路的灯塔,生锈着仍然为行人过路的铁桥,被丢弃在路上的自行车,站在木制车站的暖炉前感受着火星的飞扬,心却被囚禁。囚禁得像这孤独的,被抛弃的物品。

【今日和昨日相同,想要更好的明天 ,今天就须有所行动。】

【我知道 ,我都知道, 但是,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你看,今天和明天,有什么不同?一样的早晨,一样的反胃,一样的夕阳,一样的星空。但是想要更加美好和充满希望的明天,今天就必须做出比平日的努力。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但是,我想一了百了。

【因为心早就被掏空,心不能被填满的哭泣著。】

【因为我仍渴望著什麼,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因为那松开的鞋带,我无法好好将它系紧,如同不懂得系紧某人一般。】

因为心被掏空,空荡荡的孤独,不能被填满得哭泣着。那种清冷,那种悲伤,无论是怎样的喜悦也无法弥补的创伤。因为我渴望着什么,因为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那松开的鞋带,我无法紧紧的,好好的将它系紧。即使系紧了,它还是自然松弛。就如同我永远无法懂得怎样系紧那个人。那个我毕生的遗憾。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少年凝视著我,跪著在床上谢罪吧,向过去的我说声抱歉。】

【电脑透出淡淡的光,楼上房间传来的动静,门口对讲机的声音。】

【困在鸟笼中的少年捣住耳朵,与无形的敌人战斗著,他是三坪房间里的唐吉诃德,最后的结局 却是抖丑陋不堪。】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那个少年干净的眼眸看着我,半跪在床前对我说抱歉。他冲我笑笑,明媚的笑容好像可以看到那温暖的笑容。他转过身谢罪,向过去的我抱歉。电脑发出来淡淡的蓝色光,周围安静的连楼上房间的脚步声,说话声都听得一清二楚,门口保安巡逻的对讲机的沙沙声,回荡在门前。困在鸟笼中的少年捂住耳朵,可死亡的狞笑仍在脑海中撞击着,他站起来,与无形的敌人战斗着。你看,他就像那唐吉诃德。病倒,立遗嘱,随后长眠。结局却仍然抖得丑陋不堪。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有人说我是冷漠的人,想要被爱的哭泣著,是因为终於尝到人间温暖。】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你美丽的笑著,满脑子想著自我了结,终究因为活著这事太过於刻骨。】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我还没有遇见「你」,因为有像你一样的人存在,我稍稍喜欢上这个世界了,因为有像你一样的人存在,我开始稍稍期待著这个世界。】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有人说,我是淡漠的人,冷漠又无情。想要被爱的哭泣着,被爱的怀抱温暖着,被爱的话语包围着,被爱的冲动保护着。我也箱品尝人间的温暖。我用恶毒的话语得罪所有人,我用独立风行的行为犯规所有人,无人能融化我冰冷的心。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你美丽阳光的笑脸温暖着我,我感受到除了病房小小天地外的阳光的火热,烧灼着我的心,渐渐融化。可你不在了。不在了。满脑子里的自我了结,你的笑容,你的声音,无时无刻刺激着那根名为爱的神经。如果你不在,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这件事,终究太刻骨。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那时我并没有遇见你。遇见名为阳光的温暖。遇见野花的芳香。因为有你这样的存在,我稍稍地,稍稍地喜欢上了这个世界。我喜欢那泥土的芳香,那阳光的温暖,那野花的美好。因为有像你一样的人存在,我才开始稍稍期待了这个世界。期待着相遇,期待着重逢,期待着你,期待着我。

私设小魔女×王子(黑童话)


暗黑的密室中,烛光微微摇曳,幽蓝色的烛焰在跳动着。被魔法召唤出来的艳红色火焰飞舞在空中,转了一圈又一圈,但那小火星却并未打扰其他人。空气死一般寂静,只有那火焰在发出帕拉拉的笑声。成堆的书籍乱七八糟地摆放,窝在一把柔软的椅子上看书,面前的桌子上是五彩的宝石,七零八落地散落着。地上的魔法阵散发着暗紫色的光芒,不时有几只幽灵从里面飞出来,好奇的绕着屋子细细打量着,随后又飞回那暗紫色的魔法阵。轻轻将手中的书籍合上,轻柔地放在桌子上的宝石上,宝石的玫红色光芒沾染在了魔法书上,漂浮在空中。

眼角瞥向那人,明明是高高在上的王子,此刻却像个被俘虏的将士。

明明是你先来找我玩的嘛,为什么你那么恐惧呢?

望向那充满恐惧的乌黑色眼眸,手指轻轻抚摸他那俊美的面庞,从额头滑向眼睛,“这么乌黑的眼眸,真是黑夜赠予你最美的礼物。不过充满了恐惧。”捏了捏那人的脸颊,“明明应该是健康的红润,为什么你却是比纸还苍白的颜色?”最后抚摸着那人的蜜色嘴唇,“这个颜色真不错,和我那屋外开得最艳丽的牡丹可像多了。”

说罢,眨了眨眼看向那人,轻蔑的声音夹有些调笑:“咦?你不是很喜欢我这样可爱又迷人的小魔女吗?可为什么你在颤抖呢?”

委屈的瘪了瘪嘴唇,周围的火焰霎时间变成了水波,我很悲伤。摇了摇头,打了个响指,水波变回了星星之火。

“亲爱的王子殿下为了您高贵的爱情,献出自己的灵魂好不好呀?”

为什么要怕我呢?明明我是那么可爱的小魔女。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不是都愿意为了爱情付出一切的吗?难道在骗我!哦,对了。安琪拉不是公主啊,是可爱的魔女啊……

你为什么要逃呢?
我的猎物。

与君识与君别/二

降妖师乔治×幽灵唐(有私设)
“你怎么死的?”乔治边收拾变问无所事事的唐晓翼。
“忘了。”干脆而平淡的两个字。
“你有想过转世吗?”乔治又问。
“有。我跟着他们一群幽灵,去转世门前,但是只有我进不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唐晓翼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
“你生前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吗?”乔治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
“……好像有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去帮我看看那个叫做墨小侠的小鬼吧。我感觉我放不下的就是他们这些人。”唐晓翼眨眨眼。
“墨多多?”乔治忽然脱口而出这个名字。奇怪,自己应该不认得那人啊。
“嗯,就是他。”唐晓翼的笑容越来越深。
“嗯,明天再说吧。”乔治将地板擦干,倒在地上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果然困死了吗。和生前一点都不一样。唐晓翼坐在书桌上,用念力把被子给拉了下来。
咣。砸在了乔治身上。咳,不是我干的。
乔治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喊了声阿西别闹。然后就裹着又躺了下去。
……一个宠物比我还重要……唐晓翼跳下桌子,飞到窗户旁。
墨多多,你还好吗。明天你就可以看到乔治了。
“乔治你给我起来。”唐晓翼一脸无语地看着睡得很熟的乔治。转了个世性格都变了好多。
“嗯。”乔治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卫生间。
……死了一次连卫生间都记得那么清楚……唐晓翼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唐晓翼你牙刷呢?”乔治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
这家伙……“扔了!”唐晓翼没好气的回答。
一上午就磨磨蹭蹭地过去了。到了下午。
“乔治,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去A市。”唐晓翼忽然对正在看手机的乔治说。
“A市干什么?”乔治皱了皱眉。
“哪里有我的愿望,”唐晓翼恶劣地笑笑。很想看看墨多多那家伙看到乔治是什么样子呢。“完成了我的愿望,我也就可以转世了。”
乔治其实很不希望帮唐晓翼完成愿望。因为一但完成了愿望,就意味着见不到唐晓翼。他的心失落落的,明明只见面了一天,但是对他来说却像一辈子的好朋友。
乔治默默地收拾自己的行李。
在走之前,还把钥匙小心的放在口袋里。
还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他心中的失落越来越大。一定会回来的,他对自己说。
随后他果断的转过头,离开了那间房子。一步一步离开,直到下楼后也没有再看一眼。唐晓翼却一直频频回头。想把这间房子的里里外外映在脑海中。可能会回来吧。他这样安慰自己。
两个人都认为在未来的某一天可以回到这个“避风港”,但是上天并没有给他们安排“回来”这一环节。这可能就是玩笑吧。
他们回不来了。
乔治坐上大巴,拉了拉围在脖子上的围巾。这身服装还是从唐晓翼的衣柜里找出来的。米黄色的毛衣,悠闲的牛仔裤,皮质中长靴还有骆驼色的大衣,和唯一一件与这身服装不搭的黑色围巾。身上背着一个巨大的行李包。就像一个大学毕业后出来旅行的青年。
这段时间里,唐晓翼一直絮絮叨叨地讲去了该怎么办问什么怎么说,可惜乔治一句话也没听进去。一直在看着手机。
暖暖的阳光,俊俏的青年,大巴车上,美丽的音乐伴奏。对了,还有一个在旁边絮絮叨叨地少年。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不忍心打破的静谧。
都是暂时的。
不知不觉到了终点站。乔治下车后看着唐晓翼,“往哪走?”
“……我也忘了,好久没来过这了。”唐晓翼也牵了牵嘴角表示无奈。“不过那个墨多多挺有名的,你可以问问街上的人。哦对了!还有,你可以去育林小学,他们以前在那里上过学的。”唐晓翼又像是想起来什么。
“乔……乔治学长?”身后忽然穿来一声可爱的女声,听起来很惊诧。
“嗯?”乔治转过头,看见一个穿着学院风的粉头发的女孩子,“你认识我?”
旁边的唐晓翼已经大大的翻了个白眼,在他耳边嘟囔着,“你这家伙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她叫尧婷婷,和那个墨多多有关系。”
“乔……乔治学长,真的是……你吗?” 尧婷婷用手捂着嘴,声音颤抖着。说着还上去碰了碰乔治“是,是实体,有体温还有温度!是乔治学长?您活过来了!”尧婷婷流下了眼泪,“不对,你……到底是不是乔尼?还有阿西呢?”尧婷婷有忽然不那么激动了,而是问这另一个人的名字。
“……尧婷婷,我要见墨多多。”冰冷而古板的声音和严肃的表情,就好像在例行公事一般。
是他!真的是乔治!他活过来了!这样的表情和气质,一定是乔治没错!
“好,乔治学长,您跟着我,我带您去找多多。”尧婷婷笑了笑。
“不用叫我乔治学长,叫我乔治就好。”乔治不温不火的说。
“啧啧啧,尧婷婷的心理素质还不错,看到你没晕过去呢。”唐晓翼在一旁咂咂嘴。
“你什么意思?”乔治压低了声音问唐晓翼。
唐晓翼耸耸肩,“没意思。”然后就飞在了乔治前面。
而且和尧婷婷并排走,还比了比身高,和唐晓翼差不多高了,“哇,连那个特别弱的小姑娘都那么高了。当时还比我矮一头呢,时间过那么快吗?”明明是疑问句却说出来了感叹的意思。他死了多久了?乔治不禁有些疑问。而且那语气,真是沧桑。
“乔治学长,您怎么忽然来到这里了?”尧婷婷问道。
“帮某人完成他的遗愿。”说罢,略带深意地看着幽灵状态的唐晓翼。
“是唐晓翼吗?”尧婷婷悲哀地看着他。
“是。你认识……”他吗?乔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婷……婷……多多说……让我们去……他家一趟……”一个慢吞吞的声音打断了乔治,从乔治身后传来。
乔治皱着眉转头看着那个打断他的人。一个蓝头发的男孩子,看起来弱不禁风的。
“哟,扶幽啊,最近又在搞什么发明呢,真好奇啊。”唐晓翼在扶幽身边绕了几圈,最后看向他手中的金属箱。“箱子变大了,里面的东西也应该挺好玩的吧。”说着,他也比划了一下自己和扶幽的身高。扶幽比他高了半头。
“乔……乔治学长……”扶幽手中的金属箱吧嗒掉在了地上,脸上表情越来越难看,“乔……尼?”他吞吞吐吐地说出这个名字。
“我是乔治。”乔治皱了皱眉,冷冷的说出这句话。
“不……可能……乔治学长……不是在……十多年前……就……”
“扶幽!你在那干什么呢!快点帮本大爷搬零食!”一声打断了扶幽。
乔治感觉前途甚忧。每想问一句话,必然会有一个人打断他。
这次打断乔治的是一个胖胖的小孩。
“哈哈哈哈,虎鲨你还吃那么多不怕撑死啊哈哈哈。”旁边的唐晓翼捂着肚子笑个不停,这幅样子倒也把乔治逗笑了,他用咳嗽声掩住自己的笑意,可还是忍不住,于是他就转过身,虽然肩膀一直在抖。
“喂,你干什么呢,转过头来!”虎鲨看着那个红色头发的背影莫名不爽。
乔治眨了眨眼,转了过来。轻咳一声缓解笑声“咳,没做什么。”
虎鲨看见他转过来,终于明白那不爽是为何了。他是乔治。“切,原来是乔……等等,乔治你不是………我靠诈尸了!”虎鲨忽然大叫起来。“你真的……”
“我是乔治。”乔治不耐烦地蹙眉,有点嫌弃地说。
“这动作……好像乔治……你真的是?”虎鲨仍不确定地问。
“哈哈哈哈当然是了哈哈哈哈。”唐晓翼蹲在地上笑个不停。
而乔治不打算理他们。
“喂,听……咳,带我去见墨多多。”古板的声调。
“走吧。”婷婷笑着说。
一路上,虎鲨和扶幽絮絮叨叨地问东问西,而乔治却翻了个白眼理也没理,婷婷笑着走在前面带路,唐晓翼也四处看看。下午的阳光洒在路上,四个人,四个影子,一个灵魂。平静又美好。
有一些人,这辈子都不会在一起,但是有一种感觉却可以藏在心里,守一辈子。

与君识,与君别

cp乔唐,有私设,第一篇乔唐粮,写的不好真的不好宇宙无敌超级不好!!

降妖师乔治×幽灵唐(有私设)
“你闹够了没?”修身的道士服,后背上的桃木剑,脖子上的十字架,无不例外地彰显那人不一般的身份。冰若冰霜却坚毅帅气的脸和火红色的头发,并没有带来什么冲突,反而有了一种禁欲的帅气。
“没闹够没闹够,乔治从你对我说话的那一刻我可就赖上你了。”栗色头发的,看起来十五六岁的男孩,悬浮在半空。他穿着很古朴的唐装,华丽却不累赘,一个俊俏的富家公子。当然如果无视了他在耳朵上打的多个耳钉的话。
“闭嘴,难不成你要我收了你,唐晓翼?”乔治冷冷的斜着眼看着名叫唐晓翼的少年。
唐晓翼耸了耸肩,无所谓的在乔治身边绕了一圈,“你可收不了我。”
这一切发生在几个小时前。
乔治穿着一身与现代不符的着装走在大街上,再加上他那英俊的脸和无法忽视的红头发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不过幸好旁边有漫展活动,也没有太多人在意这不符的身着。但是很多人好奇的目光一直困扰着他。
直到傍晚来临。
乔治在昏黄的路灯下见到了唐晓翼。明明也是一身奇装异服,为什么没有被其他人看到。
乔治越走越近,直到他们准备擦肩而过时,乔治没有感到任何的肢体碰撞。而是穿过了无形的风。
“幽灵吗?”他小声的说,但也并不怎么在意,径直往前走。反而那幽灵听到这句话就一直在他不远处走着,很别扭。
“……你干什么?”乔治停下脚步,朝后看去。
没想到后面那幽灵却一直好奇的围着乔治打转,“哇哇哇,你竟然能看见我!”说着还拉了拉乔治的衣角。结果就是穿过了。
“幽灵还是尽早投胎比较好,长时间了会灰飞烟灭的。”乔治并不打算多管闲事,顿了顿就走过去。
乔治有阴阳眼。那是他们家族与生俱来的,每个人都有的。乔治的爷爷是个大好人,时常帮助别人驱鬼,转世之类的,当时很多人奉他为“神仙”,其实那只是阴阳眼的功能罢了。就这样马马虎虎过了半辈子,他有了自己的老婆。他老婆为他生下了一个独生子后就因为生育医疗条件落后,离开了。他直到死都看着他的老婆在床边温柔地捋了捋他花白的头发。但是却触碰不到。所以当爷爷温柔地呼唤奶奶的名字时,他们都看得见,也都知道。可是医生不知道。不知道奶奶还在。于是爷爷在别人的印象里疯疯癫癫地活着,又疯疯癫癫的死去。而那个独生子是乔治的父亲,他父亲邂逅了一个同样有阴阳眼的温柔的女人,也就是乔治的妈妈,俩人迅速陷入爱河,并生下了乔治。但是生下了乔治的十二年后,他们疯了。因为他们看到了很多很多幽灵,有残缺腿的,有被掏空心脏的,有挖去了肠子的。他们看得见,乔治也看得见。最近那个动荡的时代中,杀人犯,抢劫犯多得多。那种地狱般的画面任谁也忍受不了。但乔治活下来了。接受了爷爷的驱魔书,为街上的幽灵一个一个转世,一个一个实现夙愿,陪他们聊天,看着一些待在人间久了而灰飞烟灭的幽灵。
“喂喂喂,怎么说呢小鬼,我可比你大才对!”唐晓翼不满的嘟囔声打断了乔治的思路。
“就你?”乔治抿了抿嘴,“你的幽灵状态还很清晰,说明你是前几天刚被人杀死的,或自杀的,不过没看到你有什么外伤,难道是吃安眠药?而且看起来只有十五六的样子。”乔治仔细打量着唐晓翼。
“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分析的。不过我告诉你小鬼,我可比你大!”唐晓翼双手抱胸似非似笑地看着乔治。“猜猜我多少岁呀,小鬼。”
时间转到现在。乔治不想猜他多少岁。于是就有了“你闹够了没有?”这句话。
切,没好奇心的小鬼。唐晓翼翻了个白眼飞到乔治身边。
“喂,乔治你真的不猜一下?”
“不。”坚定的拒绝。
“……乔治你家在哪。”唐晓翼一脸无语地看着走走停停的乔治,很显然他忘了自己家在哪了。
“……我好像忘了……”果然是这样。
“乔治要不要去我家?”唐晓翼笑眯眯地看着乔治。
“你?幽灵还有家?”乔治一脸狐疑。
“我死之前的。”唐晓翼发现和他说话完全没有毒舌的兴趣。
乔治用门口地毯下的备用钥匙打开唐晓翼住所的门时,着实被吓了一跳。
屋内满满的,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全都是衣服,废纸,之类的,还有很多垃圾。和他外表一点也不相符。
“喂喂喂,别一脸嫌弃地看着我,我平时事可多了,都没时间收拾。”唐晓翼做着鬼脸解释道。“而且我都二十多年没回来了,房子还没有被收走已近很不错了……喂喂喂!!放下那是我的水杯我没让你用啊!!”唐晓翼话说一半就夸张的叫起来。
反正你已经死了。乔治默默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你们不要总是看《峡谷第一直男》好不好,偶尔也看点别的嘛

喜欢你,是我唯一没有算出来的事。
铠明
遇见明世隐对铠来说,是幸运的。无论是第一次相见,还是后来。
他们的相见,是在茫茫戈壁中。
那天,长城小分队五人奋力抵抗着魔种的入侵。整个戈壁全被死亡的气氛笼罩着,到处都是鲜血与尸骨。
这是他们长城小分队聚集齐的,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
魔种虽然打不过五人中的任何一个,但是数量却多的多。刚杀死了一个,却又涌上来十个。纵使再怎么能打,再怎么恋战,也需要补充体力吧?
当然,除了百里玄策那个疯子。
见人杀人,他的飞镰隔上好远都能闻到血味。而且也不知道他原来那个师傅——兰陵王怎么教的他,饿了的话,直接扒下死去魔种的尸体,就着火看了起来,还不怕死的问,“看,有烤肉哦,你们不饿吗?”当时百里守约的内心是崩溃的。
“你不觉得恶心吗?”铠以为百里守约是挺善良的。当他听到守约的下一句话是,他不那么想了。
“这肉没洗过啊!有细菌!你怎么就烤上了?!”
“师傅教我的啊。”玄策一脸无辜地烤着肉,“也不知道师傅他在哪,唉。”
那种人,死了最好。
安宁只是暂时的,这谁都知道。只是没想到来那么快。在玄策的话音刚落时,魔种扑了上来。
在没有吃到食物没有得到良好休息的时候你们蹦出来是不是有点坑人啊!
但是打架打架谁也没说必须在你吃完饭睡完觉聊个天散会步之后再进行。
五敌百乃至千,万。再怎么说也没什么胜算吧。
如果有个大面积伤害的法师也可以啊,有个可以疗伤的辅助在旁边也好啊!可是没有。唉,认命吧。
铠这么想着,准备拼死一搏。眼前魔种尖锐的爪子立刻要戳到铠的鼻梁时,它倒了下去。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花瓣从天上飞下来,空气中的血液味道,貌似不那么充斥在四周,还有温柔的……花香。
“什么花?好香。”铠不知不觉地说了出来。
“吃了它。”温柔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带着令人信服的花香。他貌似有一头长发,因为我感觉到他柔顺的长发拂过脸颊。
他貌似对所有人都说了这句话。
“好了。”那温柔的声音传来,“不需要你们动手喽。”那声音轻笑着。好像只是在赏花。
眼前的一切完全不是原来的模样。原来生灵涂炭,现在确实鸟语花香。魔种们都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他们这是怎么了?”苏烈走向一个魔种,问道。
“我的牡丹有着麻醉的味道,所以刚才让你们吃下的那东西是解药。他们只是睡着了,不过放心,我这次的分量可是加足了,如果不是特别强壮的魔种,都起不来的。”那温柔的声音盈盈地说。铠转过头看了一眼,这一眼,万年。
那人有着银白色的柔顺长发,一双颜色不一的眼睛,薄薄的唇,周围环绕的花瓣,轻松洒脱的道士服,还有悬浮在左前方的花。好漂亮,好妖孽。移不开眼。
“女帝让我来协助你们。”明世隐笑着对为首的花木兰说,“不过,看样子我不应该来啊。”一双桃花眼似非似笑地看着那一长城小队。

下一章就该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