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请催我更文,谢谢

是霜雪么么,有事可以tx找我,笔芯
特别会拖更的人,看到了请催我填坑

天空


玛尔塔每天都会在学习宫廷礼仪后去马场骑马,她的礼仪越来越得体,标准的屈膝礼宛若美丽的花蝴蝶掠过水面,不会惊起涟漪却可以让人沉沦。在学习完宫廷礼仪后,她总是拆下扎在头发上的发饰,梳起利落的马尾最后卷成丸子头。她迅速的脱下束胸,换上贵族小姐们从来没有穿过的白衬衣和棕色马甲,还有黑色马裤。如果那些高傲的贵族小姐看到玛尔塔这种装扮,一定会嘲笑她是另类、是疯子。哦,在那个年代,女孩子们都必须打扮的漂漂亮亮然后去参加奢华的宴会,在那里完成自己作为花瓶的价值——结婚、生子。这个时代,女人只需要讨好男人的欢心。想到这里,玛尔塔皱了皱眉,跺了跺刚刚换好的短靴,为自己戴上白手套。我才不要做那种废物。玛尔塔一路小跑到马场,跑到自己的安达卢西亚马面前,抚摸着它灰色的鬃毛,听着它的轻呼。

“玛尔塔,你来了。”亨利骑在柏布马上望着她,他灰色的短发随着微风的吹过而有点凌乱,他跳下马,拉着缰绳走到玛尔塔面前。

亨利轻笑着看着她,只是笑笑。他并没有说什么话,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去哪里?”玛尔塔先打破了那个沉默。她扯着缰绳问道。远方的夕阳快要落下,此时有着点点夕晖洒在亨利的侧脸上,洒在他的灰色的短发上,洒在他晶蓝色的眸子上。他原本就温和的面庞此刻比天使的微笑还能治愈人心。玛尔塔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希望时间永远的定格。

“……去逛逛。”亨利跳下马,松开缰绳。他逆着光对玛尔塔说。柏布马温润的黑眼睛看着亨利,他的柏布马是温顺的性格,像极了他。

他拉着玛尔塔的手在马场慢慢的有着,柏布马和安达卢西亚马缓缓跟在他们的身后。整个过程都是安静的。

“我要走了。”亨利忽然紧紧握住玛尔塔的手,吐出这句话。“去当一个飞行员。”

飞行员?这个词是多么的陌生,即便身为军人的女儿玛尔塔也很少听到过这个词语,有几次在父亲与他人的谈话中零零星星听到过一点。

“据说参加飞行员急训的没几个活下来的。”“飞行员本来就急需,再加上现在是战乱并且创研飞机的技术很不成熟,导致在飞行训练中有很多意外发生。”

————那是个死亡率极高的职业。

“我保佑你,亨利。”玛尔塔感觉手脚冰凉,可她必须说出这句话来。这句有着镇定人心作用的一句话。

亨利紧紧抱住玛尔塔,低了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有你的保佑,我想纵使前方是地狱,我也会活着回来的。”

玛尔塔在日记里写道,“我从未想过亨利会以这种方式离开我。虽然我在说保佑他,可是上帝会不会保佑他我就是真的不知道了。但是无论如何,无论结果怎样,上帝——请你保佑他平安回来与我相见。人是为了自己的希望才活着的。亨利走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把他的柏布马也给牵走了,他没有留下任何值得我怀念的东西,就连回忆也都是撒着糖霜的剧毒。哦,希望他回来的时候可以为我变个魔术——把剧毒变成糖果。他说他的希望是成为飞行员,那我的希望呢?我对人生产生了迷茫。”

天空

羡慕天空,梦想飞上云彩的玛尔塔,或许希望这一刻成为永恒。

玛尔塔此刻坐在飞机上,定定的看着窗外——一成不变的蓝色,在无数人看来是乏味而无趣的,可对于玛尔塔来说,这片天空不仅仅是笼罩在人头上的蓝色幕布,她想揭开这幕布,一睹幕布后面的瑰丽。

出生在军人之家的玛尔塔从小被接受的是正规的军事教育,父亲是军事界赫赫有名的四星上校,母亲则是遨游在蓝天中的空军。受父母的熏陶,玛尔塔在小时候多多少少得学习父母的一举一动。

玛尔塔的美貌是过目不忘的,她不同于那种被父母亲保护的很好的、性格温柔、幻想有帅气的王子来迎娶的公主;她也不同于那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女孩,目光空洞,身体瘦弱,宛若毫无生气的石蜡像。高层的女孩是优雅的,温柔的,她们用轻婉的语气低声说话,拿着昂贵的羽毛扇子捂住嘴,轻轻的笑着。她们的礼仪繁琐而被束缚,束胸完全可以勒得自己喘不过气,可还是为了那所谓外表的美丽而放弃吃自己喜欢的食物。

玛尔塔从不这样。德国和俄罗斯的混血儿让她在所有人面前带来惊喜,她遗传了父亲的外貌,鼻窄且高高隆起,嘴唇薄时常轻抿着,绯色的脸颊还有来自母亲的深棕色眼睛,那双像极了古橡木的双眼,有着令人沉静的魔力,浅棕色的头发时常束起,有着微微的波浪卷。她不需要什么粉饰就可以轻易地夺人眼目。

父亲母亲是军事的重要人员,战争的残酷让他们懂得了只有自己才能保护好自己,她的父亲开始教她骑马。严厉的训练并没有打垮玛尔塔,她甚至认为那很有趣、刺激。“这可比在大厅里陪着贵族小姐们聊天,舒服多了。”她冲着在马场认识的亨利说。

亨利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然后挥舞着手中的皮鞭打在马屁股上,马加快了速度奔跑。玛尔塔用双腿加紧马,手扯着缰绳,追在亨利后面。他们绕着马场跑了一圈又一圈,玛尔塔向亨利倾诉她的烦恼。她对这个只见过几次面的朋友有一种没由来的亲切。我想我们应该是最适合做朋友的了。玛尔塔心里这样想。

“你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亨利坐在马上,悠闲的看着玛尔塔,亨利的眼睛是天蓝色,玛尔塔喜欢那种蓝色。“是因为我不喜欢好看的衣服,不喜欢参加宫廷聚会,不喜欢精致的珠宝,不喜欢……”玛尔塔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的数着,也只有在亨利面前她才敢展示自己被遗忘的可爱的那一面。“是是是,你什么都不喜欢,就喜欢骑马。”亨利扭过头吃吃地笑着。

亨利笑起来的时候,玛尔塔总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的眼角弯弯的,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睛折射出清澈透明的柔和,嘴角微微上扬,用双手轻轻掩住带着笑意的嘴角。玛尔塔在日记里写道:“他的笑让我想起了父亲送给母亲的那个纯白色裙摆的芭蕾舞音乐盒,那是最精巧的艺术品,八音盒播放的歌曲是母亲最喜欢的歌曲《莉莉玛莲》,母亲收到礼物的笑容就是我看到亨利笑的时候的感受——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感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