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请催我更文,谢谢

是霜雪么么,有事可以tx找我,笔芯
特别会拖更的人,看到了请催我填坑

【论坛体】818十七十八的教官们

1L 【楼主】

我C,累死人的军训他妈终于回来了,我也是一条好汉啊!

坚持了这么多天还没死已经不是人了!!

所以说,我想来818我们十八连的连长,我操他那么帅!!!而且还他妈自来熟啊!对我们特别好而且还给我们讲笑话!!而且那笑容还带点痞子的味道!!!我靠我死了!!

我的天啊麻麻我恋爱了!!!!【花痴ING】

2L

呵呵,沙发

3L

卧槽,二楼是人吗,沙发那么快?

4L

mp啊,楼上你发那么多字还三楼你是人吗?

5L

呵,楼上都是单身万年狗

6L

所以说你们不打算理LZ了吗?

7L

理!肯定理!我靠作为十七连的一员我他妈对十八连只剩嫉妒和恨了!!为什么他们的教官他妈又帅又风趣而我们那个红毛宛若一个僵尸还整人往死里整!!!!

8L

心疼一下七楼

9L【楼主】

我给你们讲讲我们教官多好!【嘚瑟】

教官紫毛,一个字——帅!两个字——太帅!其他字——我操他帅啊!!!!!

10L

行了,已经感觉到LZ对十八连连长的爱了,还有那三个字中间隔个空格,不然会被人误会的

虽然也确实想这样……

11L

10L别那么龌龊

12L

?!十八连?!我靠我他妈十七连的!!我他妈想掐死楼主了,那么好的运气分到了十八连?!

那个连就在我们十七连旁边,我们十七连教官姓韩,叫……(多说无益)那个韩教官每次训练两千米两千米的跑啊!!!整起人来不要命!!而且就一冰块脸真他妈正经!!

而且每次微微一瞥就可以看到十八连那一群人在树荫底下聊天喝冰水,他们连长还给他们讲笑话818黑历史!!!

我他妈羡慕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13L

感受到了12L的怨念,你可以下去了

这样的教官给我们来一打啊啊啊啊啊啊!!!

14L

想什么呢,做梦去吧,梦里什么都有

15L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十八连教官特别可爱,尤其是吃东西的时候,特别像个仓鼠…

16L

经过15L这么一点拨我倒是想到一件事…

17L

有屁快放,别吊人胃口!!

18L

一个白眼递给楼上,16L大佬您继续,讲!!

19L

好的那我开始了啊

军训来的第一天晚上不去食堂吃饭吗?然后十八连那个基佬紫连长好像姓刘,叫刘邦。刘邦打完饭就坐在十九连教官那,十九连教官你们见过吧?就是那个长得特别秀气,有点害羞的黄卷毛,叫张良

20L

我靠,19L别吊胃口啊,继续!!

21L

啊,那个教官我有印象,好像什么他们连说话声音都特别小,听说那个教官心脏有些不好经不起吵闹

22L

这么好的一个小哥哥心脏不好…怎么当上的教官?

23L

有内幕

24L

等等你们不是来8韩刘教官的事吗怎么扯别的了?!

25L

别急,我继续说啊

然后不知道张良教官说了啥,然后刘邦就哈哈大笑,我靠那个笑容啊!!太可爱了!!!然后韩教官刚打完饭过来准备做到我们旁边,然后就听见这笑声,一回头,就看见刘邦教官站起来揉了揉张良教官的头,那表情简直就是宠溺!!!然后就打算收拾收拾走了!这时候……

欲晓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26L

我操!!!25L别吊胃口啊!!!

27L

哦!!我有印象!!然后韩教官那一脸黑,黑彻底了!他叫我们跑三千米的时候他的脸色淡淡,那时候他的脸特别…就像自己喜欢的东西被抢了一样,然后眉头紧皱

28L

我靠…三千米……是人吗?

29L

楼上关注点不对啊…不应该是 我靠这两个人有基情 吗?!

30L

你们都知道了我还说什么…

31L

这么刺激?楼主呢?我也十八连的

十八连的今天给你们爆爆料a

32L

我靠十八连那么流弊…

33L

军训的时候你们不一个个在太阳底下跑步吗…我们十八连教官带着我们在大树底下坐着,然后扒了扒教官们的黑历史,刚要扒一个,韩教官过来坐在刘教官旁边直接靠刘教官身上了,我靠那基情啊!!

34L

我操真他妈刺激

35L

这俩人…我的妈……

36L

十七连表示很心累,等我们跑完的时候看见这俩教官靠一块乘凉知道一群人的心理阴影面积吗?!

3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都是阴影没有面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8L

憋笑了,然后我们连也到那边树荫底下乘凉去了,然后韩教官轻轻一抬眼皮貌似允许我们乘凉了,然后又闭上眼继续靠在刘教官身上

然后刘教官笑了笑对我们说他就这个脾气,口是心非别在意啊

我靠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感觉微风吹在脸上不想离开这了!!!!

十八连那么好命呢!!!!!

39L

羡慕吧?嫉妒吧?恨吧?

你就嫉妒吧【十八连一枚】

40L

窝火…

41L

十七连现在恨不得把十八连除了教官之外都千刀万剐!!!!

42L

这点事,不至于

带我一个!【举起40米大长刀】

43L

这算什么,呵

我们十七连跑完步回来找教官,教官悠闲地靠在别人肩上睡觉,而我们呢?累死了!!

当我们过去的时候韩教官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我们没说话,刘教官让我们快来乘凉,说什么天太热别中暑了

我靠这教官那么好!!!!

然后还附带一个流氓式微笑,瞬间撩走了一大片妹子啊!!!

然后韩教官略带深意得看了一眼刘教官

44L

……我操这两个人…


45L

楼上这俩字分开打,容易让人误会

46L

这俩人太可爱了吧?!!!!

47L

关系不同寻常……

48L

有这闲心扒八卦不去吹空调吗你们

49L

我在空调底下刷着贴吃着冰棍听着音乐看着手机

50L

我忽然希望我下次军训在十八连

51L

做梦去吧

十八连那群人是上辈子拯救了十七连这辈子才在十八连的

52L

哈哈哈哈神经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3L

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

我一天晚上,夜里去上厕所,然后听见大树底下有点声音我就过去看看,其实我就是好奇是不是有什么妹子汉子在小树林我……

结果一眼……误终身啊…

54L

你看见了啥?

55L

我看见了……

56L

别他妈卖关子,快说

57L

快说快说,围观!

前排出售小板凳西瓜饮料了啊!

58L

一份瓜子

59L

来个西瓜

60L

我看到了韩教官和刘教官……

61L

你是不是看错了…?【手抖…】

62L

一定看错了,十七连的都知道韩教官是个性冷淡

63L

性冷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4L

有那么损教官的吗?真是……

性冷淡

65L

没看错!!错不了!!那一头张扬的红发就是他!!!

他把刘教官抵在树干上亲!!

我靠那场面!!!

身为一个F女我他妈当时就想放烟花!!!

66L

65L妹子,资深腐女,疑似单身

鉴定完毕

67L

66L分析的真好…

68L

我靠?!亲??????你确定是刘教官??紫毛的不只他一个啊!!

69L

我知道你说紫毛的还有谁,不就是那个风流倜傥喜欢调戏小妹妹的帅哥教官李白吗?我操他妈帅死了!!!!!!

70L

人家基因好

71L

精子卵子…

72L

扯哪去了?!

73L

听说李白哥哥是长发唉…女装一定很好看

74L

打住楼上危险的想法

65L你继续

75L

然后我听见韩教官说:“我看你很喜欢和别人聊天啊?怎么不见你多和我说几句话?”

然后刘教官说了啥…说什么你总是知道我要说啥,没意思…

然后…然后韩教官就咬上了,就是咬,咬上了刘教官的嘴唇

我靠我当时宇宙无敌噼里啪啦炸了!!

然后刘教官听起来不满,好像还骂他别动粗,明天还要训练

然后我就跑了…

76L

……

77L

……

78L

……

79L

楼上几个傻了吗?

80L

我操霸道总裁攻啊啊啊啊啊啊真他妈的…………!!!!!!!!

81L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细节

82L

表说了,我脑子一片小黄文

83L

那好我不说了

84L

回复83L:对不起大佬您继续!!!!!

85L

十八连的还记不记得那天之后,刘教官的领子一直没摘下来过?

86L

十七连的记不记得那天韩教官心情貌似不错?

87L

看到刘教官的时候好像还捏了捏脸…

88L

别说了!我克制不住我自己了!!

89L

然后刘教官看见韩教官一直说什么神经病,疯狗之类的

90L

别说了我要去写他们的小黄文!!!

91L

楼主呢?发了帖子以后不管了?

92L

回复90L:给我一份!!!!

93L

@楼主

94L【楼主】

我来了我来了,发生了啥我就去吃了个瓜

95L

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吃瓜?

96L

楼主快翻记录!!快!!

97L【楼主】

好!!

98L【楼主】

……
……
……我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俩人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结婚去吧我出份子钱!!!!

99L

完了,又疯一个


【END】

你好(第三章)

“我说,你把我早餐吃了,我吃什么?”韩信头上的青筋仿佛在跳动。
正吃着早餐的刘邦忽然被噎住了。
“要不……你就饿着吧。”他小心翼翼地对韩信说。
“你可真好意思”韩信勉强牵了牵嘴角。
“必须的。”刘邦坐在地上,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
“我说,现在才五点多一点,你怎么就出来了。”韩信看着刘邦,“而且我记得你的伤还没好。”
刘邦只是对他翻了个白眼,没有再理他。
当刘邦吃完最后一口早餐时,他满足的叹了口气,“好饱。”
而韩信已经想把他暴打一顿了。
“你来这么早干啥。”刘邦坐在地上,看着韩信。
“学生会的事很多的好不好,而且你的学生证,校服,和赃物都在我手里,我好找到你去报警啊。”韩信说着,晃了晃眼前的校服。
……
“好了不逗你了,喏,给你。”韩信把校服抛给刘邦,笑了笑。“没想到你在(3)班啊,就是我们班的对面啊。”
“……我在哪班管你什么事。”刘邦恶劣地冲他吐了吐舌头。
韩信却没有理他的小动作,“嗯,时常缺席,什么重大活动都不怎么露面,据说还是个不良少年。啧啧啧,小伙子身份挺多啊。”
“你管的很宽。”刘邦的声音忽然冷下来了。
“这样吧,我们来做个小游戏,”韩信笑眯眯地蹲下身,“你说好不好。”他碧蓝色的眼眸看着刘邦那深邃的紫色。
“我凭什么听你的?”明明是个疑问句,声调却像肯定句。
“的确,我现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陪我做这个游戏,一切都随你的兴趣,反正你在学校的名气也不怎么好。”韩信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好啊,我就和你一起玩了。呵,也算是为我的生活加点乐趣吧。”刘邦的笑容愈加深邃。
韩信将手臂撑在刘邦身后的墙壁上,俯视着看着他,刘邦也抬起头看着他。
“不如,这个小游戏就是:日常的时间”韩信眯起眼笑着说。
“日常的时间?”刘邦皱了皱眉,“那是什么。”
“啊,啊,就是统计你在学校的时间,记录你每天的生活,”“那么简单还玩什么。”刘邦打断他。
“嘘,我还没说完呢,学校和各个班里都有量化成绩,比如说脏话扣一分,帮助同学解答问题加三分之类的。如果你在期末前能将学校量化成绩进入前三,那么你自由了,反之,那么你就归我管,foever”
“玩就玩,不过,这可是你说的。”刘邦似乎很有信心。
“不要耍小聪明哦,我可是在时时刻刻监视你呢,小仓鼠。”

凤囚凰×德古拉

我听过别人说起过他,那高贵的东方的凤君。他是上天的宠儿,是人间的福星,是一位好仙君,我收到了送来了邀请函,两天后是他的生辰,庆生?不存在的。像我这种不能触碰阳光的脆弱生物,怎么可以与尊贵的他同肩呢?

“你看云起,我听风声”

我不可能出现在他的身边,他能享受的温暖,我不能,我能体会的孤独,他不能。我们只有瞬间的擦肩。

我在河之彼岸,守望未来,未来不复存在。

我看着被黑暗笼罩的阴森古堡,忽然很厌恶,野生的玫瑰花扎破了我的皮肤,孤傲的美,带刺的美,危险的美,不知那位凤君看到了会怎样,危险的笑了笑。

那天我终究是去了,把自己裹在黑暗的长袍里,站在阴影处看着被络绎的人群包围着的凤君,我忽然有点羡慕。我把我珍藏了几千年的红酒和用鲜血浸泡的玫瑰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玫瑰在阳光下绽放出镀金的美丽,然而我还是无法触碰。我冲口袋里拿出信纸和钢笔:

生日快乐,凤君。

有缘相遇,无缘相聚,你终不可见到我,我笑着离开了。

缘聚缘散缘如水,背负万丈尘寰,只为一句,等待下一次相逢。

你好(第二章)

长篇废
不定时更新
好学生信×不良少年邦

凌晨的风难免会有些冷。凉风刺激着伤口,刘邦紧紧捂住汩汩流着血的刀伤,冷风也让他清醒了一些,没有先前那失血过多的晕眩感了。

他甩了甩头,用手肘拱了拱韩信“姓韩的,放我下来”
“我就不!”韩信笑着看着怀里的刘邦
刘邦翻了个白眼,沾满血液的一只手搭上韩信的肩膀,一用力,来了个翻身,跳到韩信的背后,与他背对背站着。

“没你事了,你走吧”刘邦转过身,往韩信的方向走,在他耳际轻说道,“管闲事,会死”然后若无其事地往前走着。

韩信勾起了笑容,手伸进刘邦给他的外套里,拿出了一张学生证:刘邦。
“哦?刘邦?你还敢命令我?”他将学生证放入口袋,转身走向与刘邦相反的路。

刘邦走到张良家门口,拍了拍门,“张良!张良!快给宇宙第一帅的刘邦开门!不然你将会失去他!”
张良一脸黑线地打开门,刚起来的头发还很凌乱,身上只穿了身休闲服,一旁的单眼镜也有些滑落。张良扶了扶眼镜,“什么事,刘邦?”
“子房快给我上药!”刘邦快步踏进屋子,“放心,血不流了,没人会跟到这。”
“上药?你肩膀流了多少血你竟然还能走到这,真是奇迹。我告诉你你这样迟早会被日的。”张良慢条斯理地从医药箱里拿出碘酒绷带和棉球。
“嘶,你还真想让我拜托单身啊,说吧你小子是不是想对我这个风流倜傥帅气优雅做些什么,我告诉你不可……!!!!”
张良拿着棉球用力戳了戳刘邦的伤口,“疼!”他大叫。
“疼?还那么多废话,上完药就给我滚出去,这才凌晨,别打扰我的睡眠。”张良细心的为他缠上绷带,随后把他推出门外扔了一件外套。
“………操,真是“好”朋友”刘邦骂了一声
“多谢!”张良打开门对他翻了个白眼迅速关上
我日了狗了刘邦这么想

虽然夜色很晚,但是刘邦却不想回家。
那个家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父母每天不吵架那么他们一定药吃多了。
这个家,早就碎了。
从自己的爸爸认识了那个女人,产生了婚外恋,妈妈开始不断咒骂,自己的心就堕落了。
刘邦准备在超市里蹭一夜,然后去学校。
他准备买一杯温热的可可,伸向口袋却没有任何东西,他忽然想起自己把外套给了韩信,那里面可有保护费啊!况且还不知道他是哪个学校的,自己的学生证也在里面啊!
“韩信我以后见你一次操你一次!”刘邦踢着墙,发泄着

于是,于是天就亮了什么?你问我刘邦在哪里过得夜?我告诉你他在楼道睡了!
让我们回到几小时前。
因为刘邦的外套给了韩信,所以他没有钥匙不想回家也不打算回家,又因为自己这蠢到家的样子不想让别人看到,于是他就在楼道里这么将就了一晚。

刘邦有些固定的生物钟,他每天会在早上五点醒来。因为那时父母吵着离婚,自己很无助,早上起来只能自己做或者饿肚子,虽然早上不做但是晚上还是要吃的,于是他学会了做饭,做的还蛮好吃的。刘邦走出楼道看着刚刚升起的阳光,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笑。等等,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书包在教室里……
这就尴尬了
刘邦飞快地跑向学校,书包里可能还有些钱,可以买个早点,想到这里刘邦的速度就加快了许多。
于是,很具有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刘邦撞到人了。
刘邦吃痛的啊了一声,手臂的伤有裂开的趋势。
“不好意思啊”耳熟的声音从耳边想起,“你没事吧”
刘邦抬起头看着那人,“韩信/刘邦?”二人同时说到。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叫刘邦?”刘邦警惕的看着韩信。
韩信噗嗤一声笑出来,伸手揉了揉刘邦的头发,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警惕的模样,随时有可能炸毛。
“啊啊啊啊!别碰我头发!!”刘邦炸了
韩信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学生证,故意在刘邦面前晃了晃,果然,“还我!”
韩信凑近刘邦的脸,无辜地说,“我就不!有种你来抢啊”说着故意将学生证举高,凭着身高优势俯视着刘邦。
“……去他妈的老子不要了!”刘邦烦躁地坐在地上,看到地上有一个用塑料袋包着的早点和撒了一半的豆浆,“有吃的!”刘邦宛如仓鼠扑向早点,打开塑料袋就吧唧吧唧地吃起来。
“喂,你又这么饿吗?”韩信用手戳了戳刘邦吃得鼓鼓的脸,很是无奈。
刘邦只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继续吃起来。不一会,早点已经被刘邦吃完了。
韩信脸上貌似有青筋在跳,“刘邦,你把我的早点吃了我吃什么?”
刘邦忽然愣住。

小剧场
“刘邦你把我的早点吃了我吃什么?”
“你爱吃啥吃啥我不管”
“过来我先吃了你”
“别,别,还要上课啊~”
“~”

这里的刘邦和韩信,张良均为14岁,初二,可能会有改动,里面也会加入我自己的日常,当然,不喜勿喷,点赞更好哈哈哈

你好(起名废,长篇)

好学生信×不良少年邦(这个梗我看很多人写那么我也来一个)

夜色笼罩着这个城市——天津,橙红色的灯光,很温暖,在不被灯所照耀的地方,也不会拥有温暖。

“呦,来了?”刘邦把手插在口袋里,卫衣上的帽子,遮住了他的容貌,修长的运动裤显得有些空荡,在夜色中看起来很瘦弱。他伸出手,拿出一支烟,放在嘴边点燃,吐出一些烟,缥缈。

“嗯……嗯,来了”看着那人,肥大的T恤穿在他身上,外面罩了一件运动服,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看着穷酸

“钱带来了吗?”刘邦靠着墙,抽着烟,问他。

“带,带来了……带来了”那人结结巴巴地说,准备从兜里掏钱时,在背后偷偷做了一个手势————准备

刘邦不可能没注意到,他的笑容加深了不少,拿过钱,也没数,只是把烟扔在地上,踩灭了。“你可不要耍什么花样,以你的能力,打不过我。”

那人咬了咬下唇,憋出来一个字“是……”

刘邦满意的看着他,转过身,朝着阴暗的小巷走去,嘴角带着一抹意义不明的微笑。

“你们给我上!”那人忽然喊了一句,从周围的路旁陆陆续续出来了很多人,长得很壮,有些人那些木棍,有些人将手指捏的咯吱咯吱响

刘邦停了下脚步,嘴角的笑容不断加大“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他缓缓转过身,一个扫堂腿放倒了一名他身后的大汉,然后狠狠地踹了一脚,“都说了不要耍什么花样,你真的以为,凭这些人能打得过我?”他摊来手,使劲踩了踩那大汉的手腕,“啊!!!”大汉发出惨烈的叫声,“要,要断了!!!”

那人貌似有些怯弱,看了看身后的几十人,咬了咬牙,笑着说“我就不信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你!”那人扫了他们一眼,做了一个“上”的手势

刘邦一步一步走向那人,从身边不断涌出一些人,刘邦抓住一人的手腕,转了一下,咯吱,骨折了。抓住一人的肩,来了个漂亮的过肩摔,往前一扔,打中了两个人,倒下。他一拳打上一人的下颚,下颚,变形了。其他人似乎有些忌惮,在他周围围成了一圈,一齐冲向去。刘邦用力一跳,两只脚踢向了两人的头,鼻血从那两人鼻子里流出,那两人捂住鼻子,跑开了。刘邦伸出拳头打向一人的肚子,踢向一旁;他弓起膝盖,撞到一人的两档之间。越来越多的人倒下,最后只剩下了刘邦和那人依然面对面站着,他笑得很狂妄,“来。”看着那人半天没有动作,他走到那人的身旁,缓缓地说“幼稚。”随即擦肩而过。

那人一声不吭,紧紧握住双手,猛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刀,刘邦一惊,虽然没扎到要害,但却刺进了手臂,那人松开手,颤抖着,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刘邦阴沉地笑着,“呦,胆肥了?嗯?”说着,伸手拔下了插在手臂上的刀,血越流越深,越流越多,“我,我只是不想受欺负了!!”那人忽然大声冲他喊到,刘邦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一脸踢过去,“烦死了,滚,别让我看见你”那人飞快的跑进暗巷里,刘邦走向了与他相反的大路。

他将手插在口袋里,也不顾手臂上的伤口,任它流,他抬起手看了看手表,凌晨一点,人很少,不如在外面将就一夜吧。说着他走向公园,血滴滴答答流了一路,他却毫不在意。

走到公园的长椅上,一名红色头发的初中生穿着短袖坐在那,这可是秋季,晚上很冷,穿这么少,他也没有多管闲事,径直走过,没想到那人拉住他的手腕“你的手臂,流血了。”刘邦不禁哑然失笑,“我手臂流血与你何干?”他挑着眉看他。“伤口感染,会死”他抬起头看着刘邦。他很漂亮,红色的长发,蓝色的眼眸,违和感很强,淡粉色的嘴唇,白皙的皮肤,刘邦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哦?你也没穿外套,现在是秋季,会感冒的。好了,我提醒了你你也提醒了我,我们平了。”他耸耸肩。

韩信看着他的背影,无言。刘邦走了一段路,又倒了回来,那人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一个人在那,还不穿外套,他叹了口气,对自己这种老妈子的性格实在无语,他脱下外套,走到那人的面前,搭在他肩膀上,那人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又很好的归于平静。“你这是做什么?”虽然这样说,但还是裹紧了外套,“你不冷吗?”他嗅着外套上刘邦的体香(什么玩意)还有那血液的味道。“看你挺文弱的,怕你死了。”刘邦无所谓地伸个懒腰,但是手臂的伤让他不能忽略,刘邦紧紧咬着牙,冷汗滴答下,然后又回复平静,妈的这小子,下手真TM重,见一次他打他一次,妈的。

韩信将这个过程收在眼底,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很文弱?”“你看起来很文弱”刘邦翻了个白眼。“是吗?有没有人告诉你,人不可貌相?”韩信站起来,眼底含笑地看着刘邦,“我比你高一头呢。”刘邦死死盯着那人,忍住了没一拳打上去,真TM不该惹他。

韩信就这么看着他,然后弯腰,将他抱在怀里。刘邦表示很凌乱“喂!你,你干嘛!放我下来!”韩信低头看着他“送你去医院啊”刘邦在他的臂弯里挣扎着,“我又不认识你,快放我下来!”刘邦感觉韩信真的要松手,又怕自己摔在地上,下意识环住了韩信的脖子。韩信笑着看着他,在他耳边轻轻说“记住,我叫韩信”说着,抱着他跑向医院。

第一章end

渣文笔啊,唉

特别!!!!乔邦!!!小乔×刘邦!各位慎入

     在那个黑暗的地下室,传来了喘息声。
 
     缓缓拿起桌子上的发绳,熟练地绑好了头发,顺着楼梯一直来到了地下室。

     “啪”

伸手摸索着墙壁,打开了地下室的灯.顿时四周亮堂堂的,不过最引人注目的当然要属于被困在中间的人。

      “喔.我的伯爵大人,想我了吗?”

       走过去轻轻挑起人的下巴,看着他的脸红到耳根子不由得笑出声。

      “别着急嘛,好戏快要开始了。”

       踮起脚轻轻舔了舔他的耳根,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句。

       听见了他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看来你确实是想要了呢。”

       伸手按了按桌上的某个按钮,顿时他身后出现了一张床,刚躺下去手脚却被铐住。

       “你要干什么你疯了吗?”

        这时候我才开始慢慢欣赏他,早已被穿上了黑白女仆装,与他身后的翅膀配起来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从桌底下拉出了一个箱子,轻轻打开,床上人看见箱子里面的东西却睁大了双眼。

       “你要干什么!”

        他惊呼一声,因为箱子里面都是要调教他的工具呀。

        从箱子里面翻出了猫耳发饰,拿在手中打量了好久。

       “你带上去会更可爱的吧!”

        一步步向床上人逼近,听见了手铐摇动的声音,他在挣扎吧。

        挣扎才更可爱啊。

        不允许挣扎一把戴上他的头上,他想把头上的发饰甩掉,但怎么动也掉不下去。

        “好了,够了,赶紧进入正片吧。”

        在箱子中摸索着什么,突然一把抽出来,当床上人看见自己手中的东西时倒吸一口冷气。

        “别害怕嘛,这个东西会让你升天哦。”

        他想挣扎,但无济于事,缓缓把那个东西塞去人体下,按下了手中的按钮。

        他愣了,随之发出了喘息。他一直在咬牙不让自己发出那种羞耻的声音。

       “看来的力度不够大啊。”

        按了按手中的按钮,他体内的东西振动得更厉害了。

        “啊...不要。”

        他突然喘了出来,整个地下室回荡着他的喘声。

        “嘻.好玩吧!”

        趴在他的面前问着,他咬了咬牙。

         “够了。”

        自己愣了愣,随之嘴角上扬。

         “还有力气说话呀。”

        手中的按钮调到最大,他的娇喘声开始越来越大声。

          “你看这不是挺好的嘛。”

         向床上人吐了吐舌,时间差不多了,于是突然停了下来。

         望着他的那张脸,还是那么红。

          “喂,感觉怎么样。”

         轻轻帮他拨开额前的发丝,单手撑着下巴笑了笑。

         他咬着牙不说话。

       “是不是好久没试过这样的快感啦。”

       “喊一声还要喵我就继续让你刺激吧。”

         他咬着嘴唇不肯说,正当自己打算收拾东西走的时候他似乎花了很大的勇气。

       “我...还要喵。”

       听见这个声音回头给他一个微笑。

        “这样才乖嘛。”

        手指轻轻按下那个按钮。

       “啊。。。”
    
        他又开始了娇喘声。

       “没想到你真够厉害了,坚持了那么久。”

        看着床上累的睡着的人,收起了工具放回箱子里面。

        “晚安,我的伯爵大人,祝你好梦。下次给你换点新花样。”

         看着床上穿着女仆装戴着猫耳发饰的人儿,轻轻勾起嘴角。

        轻轻关上了灯离开地下室,瞬间这里就如同什么也没发生过。

    

BY:名朋:小乔661

……化妆诱惑韩信(神助攻:小乔【快得了吧气死我了】)

#骰输
#化妆勾引韩信
#说好你不玩骰子了呢?
@小乔·天鹅之梦(1149)

“啧,真麻烦,还要像个女人一样化妆”看向一旁的小乔,罪魁祸首在偷偷闲着。

“喂,女人,你的想法真奇特。”厌恶地看着那些化妆品,皱了皱眉。

“答应过的事情,可不能反悔哦,伯·爵。”罪魁祸首笑得越来越灿烂。

“本伯爵是那样的人嘛?”没好气地说到,“女人你给我出去。”不由分说地将人往外赶。

“呦,还害羞了?”只见那人捂着肚子毫无形象地笑了起来。

“……出去!”将人往屋外一推,狠狠地关上门,“算你狠!”

修长的手指拿起粉饰,一点一点地往自己这张苍白地脸上机械地涂着,直到涂到脸色有了正常人的肤色才停下。拿出腮红,轻轻地涂了涂淡红色,有了点血色。托起下巴微微思考了一会,拿出睫毛膏,刷了刷。睫毛变得又长又撩人,低垂着眼眸,拿出蔚蓝色的隐形眼镜,张大眼睛放入里面,用力眨了眨眼。

“喂!老蝙蝠,你好了没有!”门外那人大声嚷嚷着。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拉开门,看见门外那人震惊又兴奋的脸,知道了接下来的事可能会有些不妙。

“真,漂亮啊。老蝙蝠没想到你化完妆那么撩人,如果,再穿上女装呢?”她一脸着迷地看着自己的蓝眼睛。

“伯爵?伯爵在吗?”忽然闯来一位不速之客,红色的马尾一动一动的,是韩信。

“有了,”只见那女人勾出了纯真的微笑,说出来的话却使人跌入谷底“不如,去诱惑他吧,嗯?”她趴在耳边轻轻地说出这恶魔的话,“伯爵,也不是个不守信用的人吧?”随后转身出去,带上了门,顺便说了句“韩信,他就是伯爵哦”

咬了咬牙,豁出去了!

“那个,韩信,你找我有什么事?”轻轻往那人的身上靠了靠,耳朵和脸颊已经发热,不敢抬头去看那人的脸色,只想着要完成骰输。于是将韩信按坐在椅子上,爬上他的腿,一手扶住他的后脑勺,一手伸出手解开了自己的上衣,纯白的脖颈露出来,那人咽了咽,勾结一上一动的。随后解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大片大片苍白的肤色和瘦弱的肩膀。在他耳边轻轻说:

“来,给你个机会,上了我”

#自杀戏
#ooc
#私设
夜,悄悄地来了,无声无息地,就犹如死亡,让人害怕又有些向往。

德古拉是吸血鬼,他活了很长很长时间,长到他自己,都快忘记了。他唯一没有忘记的,就是当时他背叛了教廷,投靠了吸血鬼。

教廷已经腐朽得不成样子了,即使它的表面依旧如前般鲜亮,但是核心,却是另一般肮脏的交易。于是,德古拉堕落了,他如阳光般金黄的干爽短发,变成了银月光色的优雅及腰长发;他的皮肤更加苍白;他变得更加优雅与撩人;他不再效力教廷,他成为了吸血鬼。

你说没人懂你的疯狂,何不摊开手掌与我分享?我们都害怕重样,随波逐流浮沉世上。

镜中的倒影同样迷茫,谁为我解冻血液和脊梁?眼神徒剩下疯狂,出卖我的绝望,不自觉彷徨。

他累了,他真的累了。

吸血鬼不能接触阳光,可他却向往着从前被阳光笼罩的回忆,他的光,已经消失了。

他不会再有光,他说,没人懂他的悲伤,那么为何不找个肩膀靠着呢?这世界庸碌匆忙,无意义的温暖是假象。就像教廷,给人的感觉安心与可靠,可等待真实,是冰冷的。

成长残酷惩罚虚无时光,执着追逐怎分罪恶高尚?别深谋远虑前方,此刻杀上战场,求一秒,酣畅。

这世界从未真正有过光明,他忽然有些喜欢黑暗了,喜欢这个阴森寂静的古堡,没有人来打扰,只有自己的秘密。这个古堡不像光耀眼,它像月亮,冷酷。

不断去尝试着,或许能忘记,那反复粉饰脑海的汹涌记忆。

我希望能忘记。忘记这些荒诞的记忆,忘记我的初衷,忘记我从前的朋友,安安静静地在这古堡居住着。直到教廷毁灭…吧。

德古拉在一张牛皮纸上,写下。他希望自己永远的沉睡下去,永远不要醒来,这样是不是就不会想起那些令人窒息的事情了?是不是就可以在梦中感受阳光了?是不是可以重新拥有到那些朋友了?

德古拉看向窗外乌黑的星空,月亮很大,很圆,也很远。干枯的树枝划过天空。他拿起桌子上的十字架,虔诚地亲吻着。随后,刺进了胸口,那个以前装着一颗鲜红跳动心脏的地方。血液,不断从他的嘴角溢出,伤口迟迟没有缓和,反而越来越大,紧接着他的身体化作了晶亮的粉末,飘散在空中,一阵风从窗子外吹进来,粉末,散了。伯爵,没了。古堡,空了。

世上再也没有德古拉了,再也没有那个优雅撩人的伯爵了,再也没有那个怀念从前向往朋友的刘邦了。

夜安。他的最后一句话。

有些句子是选自歌曲《缺氧》和《做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