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请催我更文,谢谢

是霜雪么么,有事可以tx找我,笔芯
特别会拖更的人,看到了请催我填坑

裴叶
戏精假自杀裴昀×自杀热线接线员叶铿然
玛丽苏
是不是进度太快了,要不我给他们改慢点
HE

“喂,自杀热线吗?我想自杀。”裴昀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下午一点的阳光比较刺目忍不住让他眯了眯眼。星期六也太无聊了,找谁谁不在。祝静思因为一点误会负起出走,不理自己。而独孤琳琅那个肥鸡给推荐了个自杀热线,还美曰其名聊聊更健康。

“……”叶铿然觉得很无语,工作这么多年了头一次接到用没睡醒的语气说自杀的。大哥您快去睡个回笼觉吧还有很多想自杀的人等着我给他们辅导呢。

裴昀没听见接线员的声音不由得有些纳闷,他想了想一定是因为自己没有把内心的绝望说出来,他摩挲着下巴想了想然后用一种可怜的语气说,“你知道吗,我从小就被父母抛弃,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只有老师把我带回去了好好照顾我,小时候学校里的学生都欺负我,说我有娘生没娘养,我每次都被他们欺负还不敢告诉老师,我怕老师难过,呜呜呜小姐姐你知道我有多惨吗?”

叶铿然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在心里对自己说,冷静冷静他是个想自杀的人冷静。但是你见过哪个想自杀的前一秒是懒洋洋的语气下一秒就成了无比可怜的哭腔?叶铿然反正不信。
“这位先生,您冷静一下。我是男的。”

裴昀刚喝下的水噎在喉咙里让他咳嗽了几声。操,都说接线员是声音可爱的小姐姐为什么这个接线员是个冷冰冰的男声?
敢情你玩我呢?!
不过声音还真好听。

裴昀无奈的笑笑,反正也没事不去你就陪我聊聊天解解闷。
于是裴昀又说,“上了初中的时候我被同学们排斥,他们在我的书箱里扔垃圾在我的书桌上用水性笔写骂我的话,有时候找班主任告状他们也熟视无睹,还让我给他们端茶送水,稍微有一点做的不好他们就打我骂我,我怕老师心疼总是不说。老师一般在国外不知道我的状况,还好我每次考试都还不错老师以为我和同学们玩得好也只叮嘱我几句,呜呜呜我为什么总是被人欺负。”裴昀这么在电话里说着现实里竟然还挤出了几滴眼泪。这他妈是笑的,笑的!!

“……您继续说,我都在听。”叶铿然听得很无语,您刚刚还在说您小学的事怎么一眨眼就成了中学呢?
叶铿然还想说一句,“拜拜了您嘞。”这话要是说出来自己的工作可能就不保了。

裴昀觉得这个接线员太冷漠了,我说了这么多难道还没有触动他的心弦吗?难道我演得不真吗?放屁,我的演技无人能敌。
他刚想说什么叶铿然轻飘飘地来了句,“您现在不也熬过来了吗?”把他接下来想好的大学悲惨给硬生生吞了下去。
“可是来自社会中鄙视的目光一直困扰着我,我的女朋友还和别人跑了呜呜呜。”

这些话都是瞎扯!!!瞎扯!!!
他小学把说他不好的人都给打趴下了,为此请了张九龄老师不少次。
中学成了校园霸王天天让别人给他端茶送水,稍微有一点做的不好不是打就是骂,他就是个黑社会老大。
到了高中遇见了祝静思才知道他俩有婚约然后才收敛了一点。
又到了大学遇见了叶铿然和独孤琳琅这两个恩爱狗。
于是这四个人成了铁四角,又到了后来毕业了各有各的。裴昀和祝静思一路,叶铿然和独孤琳琅一路。
记得自己对他们的最后一句是“拜拜了您嘞。”
再后来祝静思觉得自己不陪她,所以去找独孤琳琅唠嗑,唠了几天回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原来喜欢的是琳琅于是抛下了裴昀自己找凤凰去了。
敢情自己的恋爱史就是个悲剧啊!
想到这里裴昀不禁有点心酸,好好的女友,说没就没。

叶铿然深吸一口气,悠悠地来了句,“那您就忘了她再去找一个吧。天涯何处无芳草呢?”
这个人来的真不是时候,我女朋友也和别人跑了,还是个女的。还就在前几天。
前几天自家女朋友忽然说分手搞得自己一惊一乍,一问才知道喜欢上了大学裴昀的女朋友祝静思。呵呵。天知道裴昀这时候感觉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呢。

“我忘不了她啊。”
想到这里裴昀有点心酸,他想起了祝静思和她的凤凰携手天涯之前说的一句话,“你可以去找叶铿然和他搞gay。”
搞。
搞他妈的。
叶铿然这个实力护妻能喜欢男的就怪了!

然后裴昀继续絮絮叨叨的说,“我女朋友和我大学的一个朋友的女朋友搞上了,我和她这么多年才知道她喜欢女的。”
叶铿然听到这话不由得感叹,巧了,我女朋友也是。

裴昀忽然大哭,“我好惨啊,女朋友在走之前和我说让我去找男的。”

大兄弟你快喝杯水冷静冷静。叶铿然被吓得耳朵快聋了。

憋了半天叶铿然憋出了句“那您就去。”

裴昀觉得自己能和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聊的这么嗨应该是缘分,所以他问了句,“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还能找你聊吗?”

“当然——”不能。叶铿然觉得不能打击这位大哥弱小的心灵,于是他说“可以。”

裴昀觉得那太好了,我无聊的时候就找你玩,“麻烦您留个手机号呗。”他不要脸的问道。

“……好。”留。留他妈的。叶铿然差点脱口而出脏话。到最后还是给他了自己的电话。

裴昀笑眯眯的说拜拜然后挂了电话,看了看刚刚记下来的一串电话号码。怎么那么眼熟?
想了半天他反应过来原来是叶铿然的。
我靠,敢情我刚刚和叶铿然聊了半天。

莫慌。
裴昀对自己说,大不了装不知道。
可他发现叶铿然真不知道是自己然后他就想天天骚扰叶铿然。

结果他还真那么做了。
每天下午一点准时唠嗑。唠他个两个小时,三点结束。

直到有一天他的接线员成了一个可爱的女声,他不由得有点慌。
“请问以前那个接线员呢?他在哪里?”
女声很可爱的回答道,“他辞职了。听说是去旅游去了。”
裴昀匆匆道了谢挂下电话,然后拿起自己手机播叶铿然的电话。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每次都是这个机械的女声,裴昀不由得有点慌了。
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喜欢叶铿然的。
敢情祝静思和独孤琳琅都看出来了,只有自己和叶铿然这两个迟钝的家伙还傻逼兮兮的以为是朋友的感情。

裴昀找了找几个月以前的通话记录,拨开了祝静思的手机。
在祝静思一脸惊讶的声音中,他说,“把叶铿然家庭地址给我。”
祝静思开心地给琳琅递了一个冰激凌,摸了摸琳琅的头没理裴昀。
裴昀翻了个白眼,低声下气的说,“求求您了,静思姐姐。”
祝静思那边差点没把冰激凌扔地上。
她翻了个白眼告诉了他一串地址。在裴昀挂电话的前一秒轻飘飘的来了句,“你们幸福。”
裴昀愣了一下,也笑着说“你们也是。”

裴昀顺着祝静思给的地址去找叶铿然,叶铿然家其实离自家很近可二人一直没有什么交集。
他用力敲叶铿然家的门,一边敲一边喊着他的名字。
但是无人应答。

裴昀哭了,他一边敲门一边喊着叶铿然的名字,声音都带着哭腔。
他一直在逃避,逃避自己对他的感情。

叶铿然在买完东西回来就看见一个神经病在砸自家的门,他皱了皱眉,上前拦住那人。“先生,请不要砸我家的门。”

裴昀紧紧地抱着叶铿然,他笑着对叶铿然说,“以后你就是我的自杀热线接线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