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请催我更文,谢谢

是霜雪么么,有事可以tx找我,笔芯
特别会拖更的人,看到了请催我填坑

行路难

晓宋

《行路难》

不喜勿喷
有借鉴
真诚扩列
我冷cp专业户
all宋

路有多长?
你行多长,路,便有多长。

义城一别。
宋岚带上二人的锁灵囊,执拂尘,负霜华。
他不知道自己去哪里,只是知道要将晓星尘和阿菁的魂魄凝聚。

兜兜转转,大概过了很多年吧,他又回到义城。
宋岚看着眼前的城,愣了愣,心里有点苦涩。
这里既是起点,也是终点。

义城不像薛洋在的时候那么冷清了,现在零零散散有几个胆子大的在这里定居下来。
昔日死城的影子,已渐渐远去。看样子,将来这里会恢复到以往的繁荣。
可又有谁记得那时的绝望与空寂?

恐怕也只有唯一一个在这从前死寂的城里住了八年的他,记得吧。

但这与他无关。

他存在的意义——只有一件事——凝聚他们的魂魄,待他醒来对他说一句“对不起,错不在你”。

说完了然后呢?他应该怎么办?

继续和晓星尘同行?
这样也不错,但是无论对他还是对晓星尘,抑或阿菁,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待他凝魂后,就此离去?
不,这样也不好。晓星尘和阿菁的双眼都被剜去,这样的确很糟糕。

他就这么站在薛洋,晓星尘和阿菁住过的房子里,思考了一下午。

暮色渐晚,他才发觉什么都没做。

这里真的很脏。
他很讨厌。
晓星尘也可能很讨厌。

地面上是厚厚的尘土,许些家具被破坏,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宋岚忍不住有些反胃,虽然是凶尸,但是他看到这么脏的地方实在忍不住想吐,但是他吐不出来,因为他的胃里什么都没有。
一想到这,他又忍不住干呕起来。

等那股恶心劲过了,天也黑了。

他走出门,门外不是茫茫大雾,有着寥寥数几的灯光隐隐约约的跳动。
屋外空气比屋内好得多,抬眼便可以看到浩瀚美丽的星空。星空无比清澈,像极了他的那双眼。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刺痛了一下。

他晃了晃头,连忙走进屋子里。
把屋内那唯一的棺材给收拾好。

他是凶尸,身体麻木,收拾棺材慢了许多。

他将晓星尘的魂魄放入棺材,那魂魄凝聚了一大半了。但距离晓星尘完全凝魂,也需要过个几个月吧。

他出神地看着晓星尘的脸,那双眼睛是为了他而失去的。他那双看过世间一切的眼睛也不是他的。
那双本应有眼睛的地方,此刻的白带微微下压,说明那里是空的。

他的眼睛又忍不住疼痛起来。
可凶尸不是没有痛感吗?
他感觉很疼。

阿菁的魂魄已经凝得差不多了,她死得晚,虽然被薛洋捅了一刀,但是魂魄受伤不怎么大,所以凝魂也快。

正这么想着,阿菁的零散魂魄正聚集在一起,散发着点点白光。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想笑笑表示喜悦,可是只能像个木偶一样牵动一下嘴角。

阿菁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凝魂成功。

她从地上站起来,脸上尽是茫然。
宋岚不禁有些心疼这个小姑娘,毕竟以前她是能看见的。
他想安慰安慰她,但是舌头已被割下,说不出话来。

她站着愣了愣,张开嘴大喊着什么,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她在死之前,舌头被薛洋割下了。

但是他知道阿菁喊的什么。
她在喊“道长,道长”。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是死一般的无声。

宋岚过去摸了摸阿菁的头,想告诉她别担心。
但是刚碰到她的头时,却被她拍开了。

“你是谁?你是谁?”

纵使不用看也知道她说什么。

他感觉有些悲哀,不知道是为他还是为阿菁。

阿菁感觉很可怕。
她不知道她在哪里,想跑不知道往哪里跑,说不出话还看不见,道长也不知道在哪里。
道长?
对哦,被薛洋杀死了。

茫茫黑暗之中,有一双手想要抚摸她,被她一巴掌拍来了。
她无声的嘶吼着。但那人也并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良久,她感觉手被拉起。
她挣扎着,想把手抽出来,但那貌似是个男子,纤细的手指,拇指上有薄薄的茧——那是常年执剑的手,道长的手也是这样。
她知道打不过他,也不挣扎,想看看那人下一步想做什么。

那人拉过她的手,在她手背上一笔一划地写着东西。
她没有上过学,不识字,自然也不知他在写什么。
但是她知道,那个人和她一样无法说话,但是看得见。而且,并没有恶意。

那人在她手心写了几个字见她没反应,于是停下来。
他是谁?在干什么?我怎么在这里?
阿菁有很多疑问,但她说不出。

宋岚觉得摊上大事了,这个女娃娃不识字,听不见,看不到,自己也不能说话,这怎么交流?

他松开阿菁的手,不喜欢触碰别人的他,在刚刚可谓是经历了莫大的痛苦。
他扭头看向躺在棺材里的晓星尘的魂魄,眼眸暗了暗。
如果你在,该多好。

他眨了眨眼,想起来了一件事。

阿菁那颗放在身边,一直不舍得吃的糖。

他从口袋摸出来那颗糖,那颗糖用布包着,早已粘在一起,更何况八年过去了,那糖也早已经黑了,不过他还是想将它物归原主。

阿菁觉得自己手心上放了一个东西,一块布包着的东西,摸起来似乎像个小石块,但是那布的手感却让她熟悉,以至于她没有丢掉。

她摸着那布,缓缓解开,里面的糖也露出来,她伸出舌头舔了舔,不由得想哭。
那是道长给她的那块糖,那块她一直舍不得吃的糖。

她想知道给她糖的人是谁,一定是对她熟悉,对道长熟悉的人。
她转了转头,想要知道那人在哪,结果那人好像来到了她面前。
一定是站在面前,凭我瞎子的第六感!

她伸出手想碰碰那人,结果只能触到衣角。
那人拉过她的手,在她手心上一笔一划的写着什么。
写着三个字,同样的三个字。
她和晓星尘待过,晓星尘没事也会用手指给她写点什么,告诉她这念什么。
他告诉过阿菁,他叫晓星尘。

晓星尘,晓星尘,晓星尘。
她早已把这三个字的笔顺烂熟于心,可她还是道长道长的叫。
如今又有人写了这三个字,同样的笔顺,不同的人。
她知道,眼前写字的人是好人,是道长的朋友。

因为那人写字的时候,不慌不忙,像极了道长。

“你是谁,你是谁?”阿菁想问。
但她发不出声音。

宋岚

宋岚在阿菁手心中写。
可她不认识这字。

她只认得晓星尘。